纪检人扶贫记
日期:2018-10-9

“小同志,你又过来看王斌根啦,我来看看你这次拎了什么东西,他应该在家。”“好的,你老人家最近身体还好吧?”说着我给住在王斌根家西边的老刘递了一根香烟,然后继续往前走,穿过了几十米的茅草小路,来到了王斌根家门口,三间一层的红砖小屋,有点破旧,在个体经济非常发达的界牌来说,这个住宿条件确实非常艰苦了。刚靠近一点,他家门口的小黑狗就开始叫起来了,不知是在欢呼我给他也带了好吃的,还是在开大门紧闭的王斌根传递信号。大门并没有锁,因为他家除了一个电风扇、一个电饭锅,再也没有第三件电器了。

过了几分钟,另一头的茅草小路传来了洒洒的声音,一个黑色的身影穿过小树林走了过来,没错他就是王斌根,正扛着锄头,裤腿卷了一半,显然他刚刚在旁边的地里忙活。“王师傅,还在农田里忙什么啊?”“正在给青菜地里锄草,”王斌根一边打着招呼,一边推门把我迎进屋去。我此行的目的就是希望说服他,让他办理五保,毕竟他已经69岁了,一个人独住,虽然身体看起来很硬朗,可是满头的白发与满脸的皱纹,总是让人放心不下。压在王斌根心中有一个心结,导致他一直不肯办理五保,那就是他哥哥在很多年前办理了五保,后来年纪太大,搬到敬老院去生活,以前住的小房子被社区收走了。他担心自己办理五保后,自己这三间小房子也被相关单位收走。虽然我和民政、社区都沟通过,按照现在的五保办理程序,即使办好了,也不会收走他这三间老房子,可是他很执着,我们多次做工作后都没有成功。同时因为王斌根已超过60周岁,民政部门不能办理低保手续,于是如何解决他的脱贫问题,也就成为我这个脱贫帮扶责任人的一块心病。

和王斌根拉了十多分钟家常后,我再次和王斌根提起给他办理五保的事情,他的抵触情绪依然很强烈,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。显然我的这次走访,依然没有取得任何突破。发了一根香烟后,于是起身和他告别,一看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,我打算赶紧往民政部门赶,看看孤寡老人的平时补助与医疗保障上是否有相关保障措施。

刚赶到民政科,正好民政科的小李在办公室,于是我把王斌根的情况和她细说了一下,小李突然提到以前是超过六十周岁就不好办理低保,可是现在政策有所松动。听见这个消息后,我如获至宝,因为王斌根不愿意办理五保,办理低保他是愿意的。于是我赶紧请民政的小李帮我与上级相关部门沟通争取,同时连忙让她把办理低保的相关材料告诉我,我现在就给王斌根带过去,早一天帮他办理好低保就是为他的脱贫之路迈出坚实一步。

低保办理材料都打印好了,天已经微微黑下来了,我赶紧开车往王斌根家赶。当我第二次出现在王斌根家门时,他很惊讶,我连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,他还有点迟疑,再三和我确认是低保而不是五保。在得到我的确认回答后,看的出来他很开心,于是我把办理低保需要带的资料和要填的表格告诉他,说如果有不会填写的地方民政的工作人员会帮助他,我已经帮他跟民政科的工作人员沟通过了。

第二天王斌根带着材料和表格去了镇民政科,在镇民政科工作人员的细心指导下,目前低保办理手续已基本接近尾声,王斌根应该十月份就可以拿到低保的钱了。这是我今年最后一个帮扶对象了,虽然他应该可以脱贫了,可是我想我的帮扶之路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界牌镇纪委     肖雄林)